朴树演唱《送别》痛哭:“生活就像炼狱,特别难熬”

2020-02-21T00:03:00

[Meting]
[Music server="netease" id="26090155" type="song"/]
[/Meting]

01

在一档综艺节目里,44岁的朴树现场演唱《送别》。

歌曲的前半段,朴树都还算平静,可唱到“情千缕,酒一杯,声声离笛催”时,他突然情绪失控,声音慢慢变成哽咽,然后转过身去,掩面痛哭。

哭完以后,他没办法继续演唱,示意和声继续。他捧着话筒虚晃着身体,似乎锥心的往事涌上心头,令他万分悲痛。

因为年少时爱极了他,所以我见不得他的苍老,看着他一言不发的沉默,心疼得想掉眼泪。

多少无助的时刻,你是否也曾因为听到一首老歌,往事像潮水般袭来,只能蹲在地上把头埋进双臂,害怕别人见到你狼狈的哭相。

现场的人说,那天朴树在唱《送别》之前,就说了这样一句话:“有时候觉得生活就像炼狱,特别难熬。”

02

朋友A,在中学的时候,是个羞涩的大男孩,一直暗恋一个女生,但都没有开口表白。

大学在外地读,直至研究生毕业,他很少回家,也不知道昔日梦中的女孩过得怎么样。

回到老家工作,入职一家创意公司,凭着过硬的业务水平,深受老板赏识。一次,老板让他做好心理准备,要带他去夜场欢一下,吃完饭去唱歌,叫了陪酒的姑娘。

经理带着一群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姑娘站成一排,老板对于整套流程驾轻就熟,一看就是老顾客。

经理调侃:“你怎么带个小朋友来这里?看起来还是个雏。”

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到了选人环节,朋友发现人群中有个大波浪卷发的姑娘像极了他昔日暗恋的那个女孩,便羞涩地指着,说:“我要这位”。

现场互动环节,老板、客户和他们搂在怀里的姑娘唱歌喝酒,又亲又抱。

朋友应付不来,和欢闹的气氛格格不入,对大波浪卷发姑娘说,自己只是来陪老板应酬的,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然后两个人坐在一起,沉默,听其他人唱歌,鼓掌,碰杯。

姑娘认出了他,但两个人很有默契,假装不认识。

老板已经喝得醉醺醺,想进行下一个环节,让朋友先回家,问他:“你看起来不高兴,她刚才是不是欺负你了?你放心,我待会儿干死她。”

冷风中,他站在路灯下等车,泪如雨下。

03

朋友B,在大学的时候,是个游戏人间的浪子。逃课、挂科,恋爱、分手,大学生活没有留下任何遗憾。

毕业后兜兜转转,一年内跳槽五次,他说:“不是我无法静心工作,只是我想多体验人生。”

作为家中的独生子,父母对他并没有特别溺爱,什么事都尊重他的选择,什么时候结婚生子,也不催他。

2016年,母亲生了一场大病,胸前的积液止不住,他辞去工作回家照顾母亲。

他的家境原本还不错,结果把给他结婚用的房子都卖了,也没有筹齐治疗费用。一众好友每人三万两万,又给他筹了一点。

好在天可怜见,母亲的病情慢慢稳定下来。他前往深圳,选择销售行业,拼命工作还债。

他开始很少发朋友圈,也没有在别的姑娘的生命或身体里进进出出,过得冷静克制,简单顽强。

去年冬天,他回家过年,约我喝酒,把我借给他的钱还我,连说好几个“谢谢”。

我问:“你这一年多都在干嘛?很久没看见你的动态,总觉得你过得不好。”

他说起自己消失后的生活,白天干销售,晚上有时间就接接其他的活动策划做。最忙的时候,兼了三份工,没日没夜地干。

以前,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应该充满激情,见不同的人,去不一样的地方,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达成兼济天下,富则妻妾成群。

母亲生病后才发现,原来他想象的生活,是牺牲父母的苟且换来的。母亲病了,他却没办法拿出一分钱,深夜看到父亲焦虑得睡不着,才觉得很无力。

于是他努力赚钱,想要摆脱这种无力感。

04

媒体人雷磊说,很多人很反感成年人之间爱聊天气,认为这是无聊的寒暄。后来,我才发觉在成年人的世界,天气好,真是生活里为数不多的快乐。

从小到大,我们听得最多的是,你要懂事,你要出人头地,你要早点结婚,却很少有人说,你要快乐。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活变成了炼狱,你过得如此狼狈和无力?

你丢掉回家陪父母的时间,很少和朋友聚会,每天下班一个人回到出租房,面对冰冷的墙壁,没人说话,习惯沉默,只能靠自己。

公司的事情繁杂抽不出身,客户的催促忙得忘了自己是个人,你曾经以为只要随便给你一个职位,就能在这个行业有一番作为。

然而现实是,生活比想象残酷得多,行走在世间全是妖魔鬼怪。你拼尽全力努力去争取的一切,只是一些人的起点。

都说新年新气象,其实我是那种从年头丧到年尾的人。非得要说今年的我和去年的我有什么区别,大概就是我慢慢喜欢上甜食,因为长胖了多巴胺的分泌会变多,人就会快乐一点。

认清生活的真相,不是要你一蹶不振、破罐破摔,而是面对困境,不要逃避,硬着头皮怼上去。若不去力挽狂澜,又怎知自己拥有的力量是多么强大。

风雨后不一定会有彩虹,也不知道还要经历多少次失败才能到达终点,但不管多么孤独冰冷的心,还是会遇到温暖和爱。

朴树在《生如夏花》里唱,也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也不知要有多难才能睁开双眼;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我们就这样抱着笑着还流着泪。

愿我们都能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作者:衷曲无闻
來源:简书

当前页面是本站的「Baidu MIP」版。发表评论请点击:完整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