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还是偷偷爱着你很久

2020-02-23T18:04:00

好像,他离开你已经很久了,久到已经有了新的生活,而你,还站在分手的那天,你突然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走,天黑了,一只萤火虫问你,小朋友,你是不是迷路了?

然后你哇的一下子哭了。

萤火虫围绕着你转啊转,转啊转,等你哭完了,萤火虫说,走吧。

你疑惑的问,去哪里?

萤火虫说,带你去找他

萤火虫没有骗你,然后你走了很远很远,突然意识到,那些说过分手的人,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是再也不会见面的,好像都要经历过一段,嘴里含着糖,刮骨疗着伤的时刻吧。

你回头看了又看。

萤火虫问你,还想他吗?

你说,能克制住。

你想起有一天,他教你煮方便面,水开了以后放面,面软了以后捞出来,调料包撕开放在水里煮沸,然后再把汤淋在面上,原来汤和面分开煮,真的超级无敌好吃

他是那种煮一碗方便面都要花好几道工序的人,你是速战速决吃进肚子里才算踏实的人,你始终知道这一差别。直到有一天你们分开,你跟别人津津有味的聊起方便面分开煮超级好吃的时候,眼圈红红的,才突然意识不是汤和面分开煮才好吃,是有人陪你吃才好吃。

思念就像一锅高汤,煮着沸着,咕嘟咕嘟,挺聒噪,你扔一块面进去,扔一个蛋进去,扔个鱼丸蟹棒进去,扔几片绿叶菜进去,扔个肥牛卷进去,慢慢的,汤里浮浮沉沉。后来熄了火,一片安静,你闻着锅里鲜香四起,想起远方有一个少年,眼神里满是抱歉与温柔。

或许,他依然是你的方便面,只是,你不再是他的调料包。

萤火虫说,想也没关系,走走停停,哪怕一步三回头,也没关系。还是要期待有一天,再见面,他张开怀抱,你义无反顾的冲过去,人生啊,若只如初见。如果这一天没来,也没关系。你看,你离原地已经走出来一段距离了,往前走有念想,回头看有思念,挺好的。

以前听一个乐观的朋友,讲失恋。

她说,如果不曾掉进深沟,你懒得看星空一眼,反而你跟深沟为伴,有了大把时间抬头看天。凡是得失,必能让你看清自己。你痛苦绝望,开始思考,所以,收敛一分任性蛮横,收敛一分无理取闹,收敛一分娇气可怜,总能再攒够五分温柔去爱这人世间。

她说,你搬过家吗?在一个城市呆久了,有多少东西?只有搬家的时候,才知道。

你看,很久以前买的书,连塑封膜都没有撕开,你看,坏掉的电水壶,总以为有空修修就可以再用,你看,那些已经旧掉再也穿不了的衣服,陪你从一个衣柜到另一个衣柜,一个一个的打包,那些你舍不得丢掉的东西,很多都是曾经热爱,现在没用,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用,只有搬家你才发现它的东西。

你知道占有和拥有什么区别吗?

就像没撕塑封膜的书,你读过了才算拥有,现在只是占有,那些一年又一年跟着你的行李,很多都是负担,可惜,你以为占有就是生活,却不懂,占有是需要耗费空间的

她说,有一天,我在海边捡到一个漂亮的贝壳,然后,我用力的把它扔回大海里,我跟那个贝壳一起拥有了夏天的一片海。也许,我带贝壳回家,不会过多久,它身上就会落满灰尘吧!

你跟那个喜欢的人分开,就像搬家,没用的东西,用力扔的远一点。

你还是会在浩瀚星空下想起他,你还是会默默跟着一个背影很像他的人坐错几站路,你还是会不甘心他怎么突然不爱你了。那些频频让你舍不得抬手扔的,恰恰是你努力也不会拥有的东西。

那些你以为总会有用的东西,后来身上落满了灰尘。是的,我们无法放下喜欢,但是,我们可以打扫一下,收拾一下。

总要搬一次家,才知道,哪些东西,该扔了。

诚然你觉得失去他,整个世界都灰暗了,你也无法提起兴趣重新去跟另一个人介绍自己,你卷缩在角落里,没关系的,这世上真的有一只萤火虫,一闪一闪的穿过黑暗,飞过来问你,可以在你身边飞来飞去吗?

你问萤火虫,怎么只有你一只呢?

萤火虫说,我的那一只飞累了,现在在休息呢。

你问,那你怎么不去陪着她呢?

萤火虫笑着说,我正在陪着她呢。

说来也奇怪,你好像在黑暗里坐了很久,哭过,安静过,唱过歌,吃过很多零食,使劲拽住一只飞向小火苗的飞蛾,也许还试着喝过一杯酒,夜好深,没有尽头,好难过啊,没关系,不会过多久,你会变成另一只萤火虫。

其实,你本来就是萤火虫,可是,从前你爱一个人,太用力了,以为只要努力就可以变成灯泡,烟火,星辰,关键是你还想试试能不能变成月亮,你说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不不不,麻辣滚烫,你是花生豆瓣酱。锡纸滚烫,你是人间大波浪。山芋滚烫,你是无敌爆炸糖。

和对的人在一起,就是你不必变成奇奇怪怪的谁

后来,我们都会知道,能一直走到最后的人,一开始就是同类人,或者很搭配的人,光靠喜欢撑起一段感情,我们都会累的,所以我会慢慢接受不可能。

“我坦白,依然会想你,也没法忘记你,就像我始终记得你的生日是哪一天,只是,不再惦记这一天该怎么陪你庆祝。我也会有新的生活,新的朋友,新的工作,希望你也一样。”

那个怕黑的人,后来走着走着,偶尔回头,偶尔小跑,有一天,也会变成一只可爱的萤火虫,飞啊飞,飞啊飞,然后她的身边有另一只萤火虫追啊追,追啊追。

作者:水蓝大格玛
來源:简书

当前页面是本站的「Baidu MIP」版。发表评论请点击:完整版 »